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绝世狂妃

正文   第1章 成亲之鸡飞狗跳?

书名:绝世狂妃   作者:烟花易逝  本章字数:3006  更新时间:2017年04月17日 16:18

八月的金秋,整个华城大道上溢满了桂花飘香。树梢上系的红丝带,给华城增添了一抹喜色。

震天的锣鼓喇叭声回荡在华城大道上,一行人紧跟着花轿,涌动的人群接踵而至。

月怜寒缓缓睁开眼,视线被一块红布遮住了,长长的流苏挂在面前。月怜寒的目光停留了几秒,就隐隐约约听到花轿外有人在谈论着“这还没入门就是这副态度,看来这三王爷……”

月怜寒皱了皱眉,很明显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月怜寒想着就把头上的红盖头给扯了下来,“这又是什么?”月怜寒的眼睛亮了。这不就是古代新娘结婚时用的红盖头吗?

月怜寒使劲摇了摇头,沉重的凤冠倒扣在月怜寒的头上,摇摇欲坠。

“我倒是要看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月怜寒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在她的印象里面,现在的她,应该站在浦东大桥上,那一晚和男朋友分手,她哭的撕心裂肺的。

月怜寒身穿着红色嫁衣,眼前的一切让月怜寒越发的不理解了。

想到这里,月怜寒的头引来一阵剧痛。“你就是嫁给三皇子的不二人选。”月鸿飞的声音传来。

“三皇子?”不就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吗?

月怜寒的脑子里面,还保留了这个叫做“月怜寒”的女子部分的记忆,所以她才会隐约的想起这些话。

月怜寒正欲掀开轿帘,震天的唢呐声穿过红绸传入月怜寒的耳里。

几个古装扮相的丫鬟紧跟着轿子。“难道我穿越了?”月怜寒自言自语道。

待月怜寒思索之际,一个丫鬟装扮的女子,朝月怜寒跑过来。“小姐,小姐,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女子因为走的太着急,险些摔倒。

这个女子的年纪大概在十五六岁,身穿淡绿色的衣裳,双髻垂在耳后。

就在这一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积聚到月怜寒身上。还不等月怜寒开口,女子率先开口道:“小姐,大事不好了。”

月怜寒摸不着头脑,她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花轿上面,更别说要成亲了。

女子吞吞吐吐了半天,月怜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她咽了咽口水,说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女子转过身,指了指不远处。月怜寒的目光迎上去,写着“云裳阁。”三个大字的牌匾挂在门口,门口贴满了囍字。

“小姐,这下可怎么办?你还是第一天过来,三王爷竟会如此对待你。这不是明摆着不让你进门了嘛。”女子为月怜寒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。

月怜寒已经来不及思索,为什么女子会一个劲地叫她小姐。

“是吗?”月怜寒冷哼了一声。她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,会如此的出言不逊。

唤她小姐的丫鬟,用奇怪的眼神看月怜寒。

月怜寒起身,企图要下轿子。“小姐,你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和月怜寒说话的丫鬟,见月怜寒这副模样,一下子就急了。

月怜寒直接不理会她,径直走下了轿子。“住在这里面的是何人?”月怜寒遥指着云裳阁,问站在她身边的丫鬟。

女子重重的低下头,神情紧张,她微微上扬的唇在微微颤抖,两手握成了拳头。

月怜寒长叹一口气,轻拍着女子说:“别害怕。”

“你只要和我说,里面住着的是什么人就好。”月怜寒邪魅的笑道,她在心中早就有了打算。

女子抬起双眸,凑近月怜寒的耳边小声说:“是三王爷,楚凌晗。”

“楚凌晗。”月怜寒深深的记在心里。“他这是什么意思,不打算迎娶我了吗?还是直接把我给休了?”月怜寒也不环顾四周,直接说出口。

女子拉了拉月怜寒,说:“小姐,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三王爷,小心被三王爷……”女子做了一个要被砍头的动作,神情紧张。

月怜寒突然意识到,如今的自己是身处古代,自然不会像二十一世纪那样,可以自由的言说。

“他这样大门都不开,又是几个意思?着明白着就是欺负我。”月怜寒还是咽不下那口气。

“这……”站在月怜寒身边的丫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月怜寒猛地转过头来,一惊一乍的说:“有没有笔和纸?”

“小姐,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丫鬟好像没有听明白,赶紧凑过来问月怜寒。

月怜寒转念一想,在这里和她们说这些,她也听不懂。月怜寒无奈之下,只好笔画了一下,丫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不一会儿,丫鬟就拿过来了一只粗大的毛笔,月怜寒看了一眼,很不情愿的接过了。

月怜寒写下一封休夫书。“送到你说的那个叫做三王爷的人手里。”月怜寒眼都没有抬一下,淡淡道。

女子踌躇了一会,可实在是拗不过月怜寒,只好硬着头皮,朝云裳阁的方向走过去。

月怜寒扬起她娇嫩欲滴的唇瓣,还真是难以想象,三王爷楚凌晗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“小姐,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吗?”丫鬟低下头,怯怯的说道。

月怜寒横撇一眼云裳阁,咬着她粉嫩的嘴唇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回去?小姐万万不可,回去老爷会怪罪的。”丫鬟赶紧凑上前,劝着月怜寒。

月怜寒还在冥想之际,云裳阁的大门打开了。仿佛这一切都在月怜寒的掌握之中。月怜寒别过脸去,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扬,露出妖艳的笑容。“和我斗,你还嫩了一点。”月怜寒不禁在心里嘲讽道。

放眼看过去,月怜寒看到一个男子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。一席红衣也掩盖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,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,只见那人俊美绝伦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表情如若寒冰,深邃的眸子寒光凛凛,深不见底。

“你就是月怜寒?”男子一步一步走近月怜寒,冷峻如冰的说。他的神色不禁让月怜寒的心猛然一抽,这世间怎会有如此俊美的男子?

“月怜寒?是我的名字。”月怜寒在心里想了一通。半天才缓过神来,急忙点头道:“是,小女子就是月怜寒。”

月怜寒还没有来得及细想,站在她眼前的男子,把刚刚她让丫鬟送过去的休夫书摊开在手上。

“这是你写的吧?休夫书?”楚凌晗冷冷一笑道,怎么会遇到如此奇葩的女子。

月怜寒斜瞅楚凌晗一眼,咬咬牙说:“是我写的。”一个做事一人当,月怜寒在写这休夫书时,早已有了打算。

“你是不打算活了吗?你知不知道这是会被砍头的?”楚凌晗怒声说道,月怜寒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生气。

满街的锣鼓声仿佛就是在一瞬间就停止了一般,楚凌晗在这里,没有人敢出声。

楚凌晗把信纸仍在了地上,眼神里带有一丝刽冷。

月怜寒吓到了,她微微上扬的嘴唇瑟瑟发抖,楚凌晗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,他可是得罪不起的。

楚凌晗一把拉过月怜寒,掐住她的脖子,两眼散发着冰冷的光,道:“休了我?怎么说也得是我休了你。”

月怜寒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,在写那封休夫书时,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,只是没想到楚凌晗的反应会这么大。

月怜寒不敢出声,再怎样,她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。

“你给我过来。”楚凌晗一把拉过月怜寒,朝云裳阁的方向走去。

月怜寒也只能够跟着走进去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大堂里,早就挤满了人。

要月怜寒说,没有丝毫的美感可言。

“哟,新娘子可算是过来了,我还以为,这还没有过门就被抛弃在外了。”一个身穿浅绿色的罗衣长褂朝月怜寒的方向走过来。

“不过,要我说,这月府的三小姐长的还挺标致的。”女子掩面微微笑道。

“一拜天地。”大堂里恢复了平静了,一个个的叫好。

“咯咯。”有奇怪的声音传来,月怜寒闻声看过去,哪知大堂上,出现了一只鸡。

看到“鸡”的那一眼,月怜寒的脸都绿了,这又是什么情况?

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那只鸡上面,紧接着大家就开始议论纷纷的。“我就说嘛,这种女人就不应该娶进来,你看看,好好的拜堂,这会儿倒好,这都是什么情况了。”

月怜寒也觉得奇怪,好好的,大堂上面怎会有只鸡?

“这种女人,娶进来,一看就是不吉利的象征,恐怕会给我们楚家带来什么灾货。” 月怜寒越听越觉得气氛。

“你们说够了没有?”月怜寒朝那几个女子喊了一句。那几个女子。吓得朝身后退了退。不一会儿,清了清嗓子,又故作淡定的说:“怎么,我有说错吗,你看看,好好的成亲,如今倒好,现在倒是成什么样子了?”

不等月怜寒反应过来,大堂里又来了一只狗,这会儿可坏了。

月怜寒紧皱着眉头,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。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