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绝世狂妃

正文   第3章 尘埃落定

书名:绝世狂妃   作者:烟花易逝  本章字数:3023  更新时间:2017年04月23日 00:35

楚凌晗抬眸看向月怜寒,这个女人,他有了兴趣,她还是唯一一个,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引起他楚凌晗的关注。

“王爷,吉时已到,是时候入洞房了。”玉川,凑近楚凌晗说道。

楚凌晗一摆手,那人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一般,紧接着,三王爷就走了出去。

还不等月怜寒反应过来,楚凌晗的身影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。“入门的第一天,楚凌晗竟会对自己是这份态度。”月怜寒气不打一处来,越想越觉得气愤。不知是为自己打抱不平,还是为了原本的主人。

楚凌晗前脚刚离开,跟随月凌寒的丫鬟赶紧站起身,凑近月怜寒,小声说:“小姐,小姐,三王爷怎么走了?”

不知为什么,跟随月怜寒的丫鬟,让月怜寒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月怜寒笑着说。

女子惊愕了一下,呆呆的看了月怜寒几秒,半天才缓过神来。她把手摸上月怜寒的额头,说:“小姐,你是怎么了?我是语嫣啊,在月府的时候,我可是你的贴身丫鬟啊,你怎么……”语嫣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月怜寒瞪圆了眼睛看她,指了指语嫣,又指了指自己,吞吞吐吐的说:“你叫语嫣?我是你的小姐?”

月怜寒隐隐约约有种错觉,她前一秒说的话,下一秒就不知道说了什么,有那么一瞬间,月怜寒迷迷糊糊的觉得,这个身体装载了两个人的灵魂,不然月怜寒怎么会知道有关月府,有关楚凌晗,有关当今圣上,这一切的一切,都没有从月怜寒的脑子里面删去。

“就算他们对我再不好,我也不能放弃,这不是我月怜寒的性格。”这个声音一直埋藏在月怜寒的心底。

语嫣突然抓住月怜寒的手,眼神惶恐,一双黑眸就像要蹦出一般。她带着哭声说:“小姐,你不要吓我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该怎么办啊。”

“我又没有什么事,她怎么这么夸张?”月怜寒呆呆的看着语嫣,很是不解,为什么她会这样。前不久发生的一切,就是在一瞬间,月怜寒都不记得了,反倒是语嫣,在月怜寒眼里,她有点莫名其妙,也许只有老天知道,月怜寒到底怎么了。

“小的,拜见王妃。” 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男子,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“有什么事啊?”月怜寒唇瓣微起。

男子不敢抬眸看月怜寒,低着头说:“王爷刚刚交代过,及时已到,请随小的过来。” 月怜寒说到底,也是贵为王妃。

月怜寒还来不及多想,月怜寒旁边的丫鬟赶紧凑过来:“小姐,看来三王爷已经在房里等候小姐了。”瞧她那美滋滋的样子,月怜寒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王妃,吉时已到,请随我过来。”见月怜寒半天没有反应,男子再次提醒道。

月怜寒也不想为难他,谁叫她处在这种时代,二十一世纪,对于现在的月怜寒来说,遥不可及,月怜寒只好等待机会,说不定哪一次睡觉醒过来,就回到了家里的那张大床上面。

“小姐,真是好福气啊,三王爷可是华城出了名的美男子,你可不知道在华城有多少女子爱慕他,可是这么多年以来,没几个他看的上眼的。”语嫣快步跟上月怜寒,小声说道。

月怜寒透过一层薄薄的红纱,隐约的可以看到那个叫语嫣的女子的脸庞,她看起来的古灵精怪的,看来懂得还真不少。

守在门口的几个男子,看着月怜寒走过来,赶紧站在门口,一行人恭恭敬敬的低下头,“拜见月王妃。”看这个阵势,楚凌晗在华城的势力还真不小。

月怜寒继续往前走,可语嫣就停在了原地,月怜寒转过头去,很是不解的看着语嫣说道:“怎么了,你怎么不走了?”

语嫣粉嘟嘟的脸蛋也变得通红,看着月怜寒笑了笑说道:“小姐,今天是你和三王爷的洞房之夜,奴婢怎么可以和你一起进去。”

月怜寒猛地抬起头,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贴满了囍字,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还不等月怜寒说完,月怜寒就被推进了房内,待月怜寒转过头时,房门已被锁上了。

“开门啊,开门啊。”月怜寒这下子就慌了,月怜寒怎么也没有想到,恍恍惚惚的醒过来,就被告知今天是自己出嫁的日子,紧接着就是入洞房了。

淡淡的檀木香,充斥着整个房间,铜镜置在木质的梳妆台上。

“这可怎么办才好,我还是二十一世纪的花季少女,万一今晚有个三长两短,我对不起我妈,对不起我爸,对不起我的姐妹,亲戚。”月怜寒哭的梨花带雨。

蹲在门口有点累了,月怜寒移步走到桌前。不知过了多久,月怜寒突然振作起来,来自心底的声音在呼喊着她:“月怜寒,事情都到这个地步,不要害怕。”

“我马上清东西,趁现在,楚凌晗还没有过来,我可以悄悄的离开,也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月怜寒转念一想,自己现在离开,神不知鬼不觉的,刚刚都是遮着红盖头的,没有几个人看清楚自己的脸蛋。

说办就办,月怜寒起身收拾东西。月怜寒怎么也想不到,楚凌晗出现的不早不晚,待月怜寒转过身来,就撞上了楚凌晗冷漠的目光,吓的月怜寒大叫一声。下一秒,月怜寒下意识的把手中的包袱藏在了身后。

月怜寒微微笑,极力掩饰,小心试探道: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楚凌晗冷笑道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他深邃的黑眸中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冰冷,让月怜寒不寒而栗。

整个房间里面月怜寒和楚凌晗两个人,房间里面静的出奇,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人小声的喘息声。

月怜寒还是头一次心虚,在月怜寒的印象中,她很少撒谎。

“我,我就是想回去看看我父亲。”月怜寒勉强的笑了笑,没有考虑到,她只是一个庶女,在月鸿飞眼里,早就不管她的死活了,这一次可以把她送出府,已经是万幸了。

楚凌晗上下打量了一番,菲薄的唇角微微上扬,道:“你说的是月鸿飞吗?你回去看你的父亲?你是在开玩笑吗?整个华城的热都知道,你是一个庶女,恐怕你在月鸿飞眼里,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吧。”

楚凌晗的这番话直戳月怜寒的内心,这本是一个伤疤,她不想记起的。月怜寒本以为自己不提起,总有一天是会忘记的,最后月怜寒才发现,她把这一切想象的太简单了。她是庶女的身份,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心中。

“我回去看看我的幼弟。”月怜寒想起,幼弟和自己在月府的处境是一样的,虽然月鸿飞不讨厌他,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恐怕她这一走,正房会变本加厉的对付他。

“你说的是月黎轩?”楚凌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。

“嗯。”月怜寒点头回应。“今天是新婚之夜,说什么也得过两天,才是你的归期,所以……”楚凌晗思索了一番,死死的盯着月怜寒说道。

“后天?”月怜寒惊了一番。“不行,我放不下我的幼弟。”

楚凌晗转念一想,他和这个女人,仅仅是婚姻关系,她要是想回家 就让她回去也罢。

“今天已经很晚了,明天回月府也不迟。”楚凌晗面不改色的说道,他楚凌晗还是第一次向一个女人让步。

“太好了,小女子在此谢过三王爷。”月怜寒听到这个消息,激动都写在了脸上。

楚凌晗很快恢复了平静,冷冷的看着月怜寒,道:“你我如今已是夫妻,你可以叫我凌晗。”

楚凌晗这么一说,月怜寒才想起来,过了今晚,她就成了这个男人的妻子,也就是月王妃。

清晨,月怜寒缓缓的睁开眼, “小姐,你醒啦,昨晚睡的可好?”语嫣面带桃花的,看着月怜寒说道。

“嗯。”月怜寒笑着回应了一句。

“我听三王爷说,今天是小姐回门的日子。”语嫣半蹲在月怜寒的面前,淡淡的说道。

“回门。”对,这么重要的事,竟会被月怜寒给忘记了。

“语嫣,快点快点,我还记着回去做正事了。”月怜寒一边说着,一边急急忙忙的下床。

语嫣赶紧跟上来,打趣着说:“小姐怎么这么着急,以前小姐不是千方百计的,想要出来吗?这下子倒好,你倒是想着要回去了。”

月怜寒急忙转过脸去,迎上语嫣的双眸,问道:“有吗?我有说过这些话吗?”

语嫣嘟起嘴,脸上泛起红晕:“小姐在月府受到的冷眼,您都忘记了吗?您要是忘记了,语嫣可是一笔一笔的,给你记着的。”

月怜寒略显惊愕,没想到自己的贴身丫鬟竟会说出这种话,可是看她的样子,这些话肯定是憋在心里很久才说出口的。

月怜寒轻拍着语嫣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