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绝世狂妃

正文   第4章 逢场作戏

书名:绝世狂妃   作者:烟花易逝  本章字数:3003  更新时间:2017年04月24日 22:19

“小姐,你这是要去哪里啊?你还没有梳妆。”语嫣眼都急红了,跟在月怜寒后面。

语嫣越发困惑的看着月怜寒,月怜寒今天这是怎么了,和以前的她,有太大的差别。

月怜寒揉了揉眼睛,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转过身看着语嫣说:“梳妆?”她脸上有着大写的惊讶。

月怜寒低头看了看自己,她身穿一席白衣,这要是走出去,肯定会被人笑话的。

月怜寒观望了四周,径直走到了铜镜面前,月怜寒抬眼看向镜中的人儿,不由的惊了一声。

镜中的人儿肤白如霜,眸如天星,双颊绯红,月怜寒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镜中的人儿好久。

直到语嫣出现在她的身后,“小姐,你现在已经是王妃了,在很多方面,均和以前有太大的不同。”

月怜寒转头看向语嫣,她有点不相信,这些话是从她口里说出来的。

门外走进来两个丫鬟模样的女子,走到月怜寒面前,恭恭敬敬的说:“月王妃,这是王爷命奴婢拿过来的。

月怜寒看了一眼,柔声道:“都放在那边吧。”

“是。”两个小丫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退下了。

“小姐,你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好好打扮自己了。”语嫣一边为月怜寒梳妆,一边嘟嘴说道。

月怜寒只是微微笑,没有说话。没想到如今的自己,生的这么好的一张脸蛋。

月怜寒的头上插了金珠,耳畔的红宝石的耳坠摇摇欲坠,脸上满满都是如沐春风的笑容。

“哟,妹妹起来了,妹妹昨晚睡的可好?”月怜寒迎面走来一女子,可待月怜寒细看之时,这不就是梦巧梅吗?

她一身翠绿色的衣裳,玉钗松松盘起,脸上薄施粉黛,巧笑嫣然。

月怜寒握手作揖,笑着说道:“多谢姐姐挂念,妹妹昨晚睡得很好。”

梦巧梅的脸气的都绿了,但嘴上却说: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妹妹刚来肯定会有些不习惯。”

“怎么会,妹妹不是那么挑剔之人,毕竟云裳阁不是别人想来就可以来的地方。”月怜寒淡淡道。

梦巧梅嫣然而笑:“丽儿,我们走。”

月怜寒一笑带过。

“月王妃,王爷给你准备的马车已经备好了,就等你过去了。”月怜寒刚抬起头,就见不远处有个小丫头急匆匆的朝自己走来。

月怜寒疾步跟上去,待月怜寒走到马车前时,却不见楚凌晗的身影,不知为何,月怜寒隐隐约约觉得心里有一丝失落。

马车是楚凌晗准备的,车维上挂着用五彩琉璃珠串成的绣带,雪白色的锦缎枕头绣了一朵艳红色的牡丹花。整个马车内装饰的很精致,不知是楚凌晗别有用心,还是本就如此。

月怜寒微微眯上眼睛,回想起过去所发生的一切,有关以前的和现在发生的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马车停了下来。

“小姐,月府到了。”语嫣温和的声音传来。

月怜寒缓缓睁开眼,这个地方,曾带给了她永远都不想记起的回忆,可这里终究有着她最为牵挂的人,她的母亲,还有和他的处境相似的幼弟。

月怜寒拉开马车帘子,语嫣服侍月怜寒下了马车。

进了月府,这里月怜寒早已对这里很熟悉了。

府上的丫鬟见月怜寒走来,一个个的开始行礼:“小姐好。”她们都还没有改口,不够好在月怜寒已经满意了,那些月府卑贱的婢女经常当着月怜寒的面,对她冷嘲热讽。

月怜寒并没有停下来观看这些丫鬟,而是径直的朝前面的方向走去。语嫣见到此种情形,快步跟了上去。

不得不说,语嫣是个机灵的丫头,甚至有时候,月怜寒心里想着什么,她都可以猜到。在月怜寒看来,语嫣对她的主子不错,至少不会像那些在月怜寒背后冷嘲热讽的女子。

“三小姐回来了。”月怜寒的身后有声音传来,她随之抬眸看去。

一个长挑身材的美人朝月怜寒走来,身穿一身一抹素色中参杂了一点红,月怜寒不用想也知道,这是月府的大小姐月若汐,也是华城出了名的大美女,喜欢月若汐的男子不在少数,就是不知对其真心的又有几个了。

月若汐迎面走来,她穿着一双大红色的绣鞋,上面的丝线十分耀眼,做工也很精致。天气渐渐的转冷了,月若汐又是娇滴滴的官家小姐,受不得一点点的风寒。

月若汐走近,月怜寒才发现,她今天打扮的异常的素雅,她的头上只挽着一支桃花簪子,长长的珠玉更是衬得娇柔丽色,给人一种清醒淡雅的美丽。月怜寒看了她许久,总觉得今日的月若汐和往日有很大的不同,还是因为几日不见,不只是她月怜寒变了,身边的人也和自己一样变了?

月若汐抬眸看向自己的“妹妹”,微微一笑,咬上她那娇嫩欲滴的唇瓣。

语嫣刚想说点什么,被月怜寒及时制止了。

小丫头微微抬起眼皮,看了月怜寒一眼,垂下嘴角,重重的低下头,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“妹妹,几日不见,你倒是变了不少。”月若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每一个字无疑是在讽刺月怜寒。

月若汐可是月府的大小姐,她的身边站着几个丫鬟。“我一定要给这个月怜寒一点教训才好。”月若汐握紧了拳头,眼睛瞪圆了看着月怜寒。

她和月怜寒毫无姐妹之情可言,月怜寒顶多可以算得上是月鸿飞的孽种,被月府上上下下的人不看重。

月怜寒眼睛珠子转了转,微微笑道:“是吗?妹妹我怎么就没有发现?”

月若汐突然阴下脸来,板着脸说道:“不要因为你嫁给了楚凌晗,在我面前就可以这么嚣张,你永远都要记住,在月府,你永远都是一个庶女,庶女,你听明白了吗?”月若汐黑漆漆的眼珠,随时都有可能喷出一般。

“姐姐你还不知道吗?楚凌晗可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,是三王爷,而我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月王妃,姐姐这么聪明,想必这个道理,姐姐应该是懂得的。”月怜寒沉默了片刻,轻轻的开口道。

她话说的很轻,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,这些年以来,她一直被月若汐压榨,月若汐一直都被月鸿飞看好。

站在月若汐身旁的丫鬟,走到月怜寒的面前,为月若汐打抱不平的说道:“月怜寒,你可不要太过分,我们家小姐也是你这种庶女可以点评的?”

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月怜寒的一巴掌落在了现在月若汐旁边的小丫鬟脸上。

她,月怜寒,她的名字也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可以直呼其名的,说出去那岂不是一个笑话了。

女子一手盖上刚刚被月怜寒抽打过的脸庞,带着哭腔看着月若汐说:“小姐,你可是要为我做主啊,三小姐她欺负我。”

月怜寒,你看看你在月府的身份是多么的卑微,就连一个小小的婢女,都敢公然的欺负你。

月怜寒冷冷的目光扫过月若汐,就算她现在不是王妃,她也敢这么公然的和月若汐对质。

“怎么?连你一个小小的婢女,也敢和本王妃作对吗?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月怜寒一把把女子拉扯过来,一双亮的发黑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,吓得她瑟瑟发抖。

“我希望你可以清楚,和本王妃作对,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要是把我给惹恼了,可不要怪我不念旧情。”月怜寒冷冷的说道。

月怜寒是一个表面看起来很坚硬的女子,其实也只有她自己才清楚的知道,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。

月若汐的面色渐变平静,冷冷的斥责月怜寒:“月怜寒,不要以为你嫁给了楚凌晗,就变得如此的嚣张。我可是听说了,你第一天入门时,可是出了不好的事,现在整个华城的人都在对这件事议论纷纷的。”

月怜寒听了,在心里冷笑,脸上却表现的十分冷静,看着月若汐说道:“外面的疯言疯语太多了,难道姐姐还会在意这些吗?”

月怜寒的一句话,堵上了她月若汐的嘴,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,月怜寒不禁在心里发笑。

“小姐,你今天回来是办正事的,可不要因为和大小姐顶嘴,耽误了时间。”语嫣凑近月怜寒,小心的提醒月怜寒。

月怜寒的上下睫毛搭在一起,她怎会把这件大事给忘记了,月黎轩也就是她在月府最为牵挂的人了。

月怜寒看了月若汐一眼,微微笑道:“大姐,今日妹妹来月府,还有事,所以先走了,改日在和大姐相聚。”

月若汐冷哼一声,并没有说话,她气的脸都绿了。

“二少爷在哪里?”月怜寒板着脸对一个丫鬟说道。

她离开了几天,还不知道月黎轩怎么样了。

如今月怜寒贵为王妃,当然没有人敢顶撞她,况且刚刚在月府发生的一切,大家也看在了眼里,月怜寒竟会以楚凌晗的名义来压制这些人,当然也包括了月若汐。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