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书库>书籍阅读> 绝世狂妃

正文   第6章 恰恰相反

书名:绝世狂妃   作者:烟花易逝  本章字数:3117  更新时间:2017年04月26日 01:27

“爱卿,这个绣品到底是出自谁的手?你这个当父亲的难道不知道吗?”楚凌熙看向了月鸿飞,在圣上面前,他月鸿飞就算有再大的胆量,也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“来人啊,去把四小姐叫过来。”月鸿飞唤来一个下人,冷冷的说道。

月怜寒知道,她当着圣上的面,如此羞辱他月鸿飞,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,可如果不说,自己犯的可就是欺君大醉。

“父亲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月紫汐的声音传来。

月怜寒两眼平视着前方,心里正在盘算着什么。

月紫汐一眼就看到了圣上,她机灵的很,赶紧行跪拜之礼,“小女子月紫汐拜见皇上。”

月紫汐一撇眼就看到了一旁的月怜寒,但是她没有出声,在整个月府,只有月黎轩把月怜寒当做是自己的亲人,其他人都把月怜寒视为眼中钉。

楚凌熙看了她一眼,随之道:“你不用害怕,我今天找你过来,没有别的事,就是想要你看看,我手上的这块手帕,当真是你绣的吗?”

月紫汐抬眼看去,很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“月爱卿,你这又是作何解释,你的两个女儿都说,这个绣品是出于自己之手。”楚凌熙面不改色冷冷的说道。

还不等月鸿飞开口,月怜寒抢先道:“小女子不敢隐瞒,圣上想知道这其中的真相其实并不困难,请听小女子为你分析便知。”

楚凌熙饶有兴趣的看着月怜寒,就等着月怜寒开口。

月怜寒转头看向月紫汐,笑着问:“四妹,我想去你那里借点丝线,就是不知蓑衣线,妹妹那里可有?”

月紫汐还不知道她这问话又是几个意思,想都没有想,“蓑衣线,我那里怎么会有?本小姐从来都不用那种差的丝线。”

这就是月怜寒想要的结果,她的脸上有着不可莫名的微笑,只有她自己懂得,在盘算着什么。

“回圣上,想知道这丝帕到底是出自谁的手,答案已经揭晓了。”

“刚才小女子的四妹说,她的闺阁里面,是不可能有蓑衣线,这种有些粗糙的丝线的。可是您看,这块手帕上面,一看便知是蓑衣线编织而成的。”月怜寒看着楚凌熙一字一句道,月紫汐这是一步一步把自己往死里逼。

楚凌熙看了看,却是如月怜寒所说的那样。

楚凌熙一甩手,拿在手上的丝帕掉落在地,所有人都被他的这个动作吓到了,只有月怜寒一个人在心里窃喜。

“月爱卿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当着朕的面,欺骗朕,你是不想活了吗?”楚凌熙突然阴下脸,对月鸿飞呵斥道,早知道月鸿飞是犯下了欺君之罪啊。

月鸿飞立马跪倒在地,向楚凌熙求情,“老臣知错了,紫汐,还不快点向圣上认错。”

“皇上,都是小女子的错,这件事和我父亲没有任何的关系,都是小女子的过错,如果皇上要怪就怪我吧。”月紫汐泪眼婆的看着楚凌晗,这一出月怜寒看的太多了。

楚凌熙摇了摇头,长舒一口气,道:“月爱卿,看在你服侍过我父皇的面子上,加上已经是两朝的元老,朕这一次就饶了你,可是不能够有下一次了。”

月鸿飞在朝政上的势力很大,楚凌熙虽贵为天子,有时候表面风光,背地里面还得拉拢人心,稳固自己的皇位。

“老臣代小女谢过皇上。”月鸿飞念念有词道。

“你,慌慌张张的进来,是有何事?”楚凌熙突然对这个叫做月怜寒的女子来了兴趣,她还是第一个敢在顶撞他楚凌熙的人。

月怜寒踌躇了一下,随之抬头看向楚凌熙,缓缓道来:“小女子今天来,就是想到父亲这里讨个说法,小女子的二弟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,被关在了柴房里面。”

“是吗?有这回事?”楚凌熙的话语让人捉摸不透。

月鸿飞神色慌张,赶紧隐瞒道:“那是因为臣的小儿,犯了错误,关在柴房里面好好反省才好。”

月怜寒没有想到月鸿飞竟会说出这种话,再怎么说月黎轩也是他的亲儿子,他怎么忍心如此对待他?

“父亲,我不知二弟到底犯了什么错误,惹得父亲与母亲如此生气,我刚刚去看了二弟,现在二弟的情况不太好,还请父亲看在女儿的面子上,将黎轩放出来。”月怜寒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楚凌熙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没有说话。

月怜寒突然跪倒在月鸿飞面前,道:“还请父亲开恩,我怕二弟的身子承受不住。”

楚凌熙长叹一声,道:“月爱卿,看来朕今天来的还不是时候。”

月鸿飞不想把事情搞大,也只好答应月怜寒的要求。

“来人啊,把二少爷放出来。”月鸿飞吓了命令。

月怜寒突然对楚凌熙行起了跪拜之礼,“皇上,小女子还有一事相求,臣女想带着二弟一起离开,今天的事,想必陛下已经看在了眼里。”月怜寒这是话中有话。

楚凌熙沉默片刻,书房里面静的出奇,静的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。

“月爱卿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楚凌熙板着脸看着月鸿飞。

“竟然小女执意要带走幼弟,我自然是不反对的。”月怜寒最讨厌月鸿飞是这副样子了。

“那好,这件事就这样定了。”楚凌熙说的每一句话,就和圣旨一般,没有人可以违背。

“谢陛下。”月怜寒在心里乐开了花,这样自己每天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了。

月黎轩叫来贴身的侍卫,为自己打理了行李,和月怜寒一起离开了月府。

“三姐,你是怎么做到的?在圣上面前那样说话,你不怕一不小心,脑袋就没有了吗?”月黎轩在心里很是佩服月怜寒,他不喜欢其他的姐姐,个个都娇滴滴的,什么事都做不成。

“当时没有想那么多。”月怜寒一句话带过了,当时她没有时间想太多。

说完,月怜寒把轿帘拉上了。

“不好,有刺客。”语嫣急促的声音传来,马车外一下子就炸开了锅,月怜寒已经来不及想,是谁想要至她于死地。

“三姐,快跑。”月怜寒和语嫣被月黎轩一把拉上马,身后跟了几个侍卫,匆匆离去了。

确定后面的人,没有跟上来。他们几个人准备下马休息片刻,就在这时,月黎轩的伤口在流血。

“黎轩,你受伤了。”月怜寒的嘴唇瑟瑟发抖,生怕他有什么事。

“没事的。”月黎轩强忍着痛,咬咬牙说道。

云裳阁就在前面不远,“来人啦,快点扶二少爷进去。”月怜寒急红了眼,对于她来说,月黎轩无疑是她在这世上最为看重之人。

“去叫大夫。”月怜寒一一吩咐道。

见大夫走过来了,“大夫,大夫,你快点看看我二弟。”月怜寒的声音有点嘶哑。

“月王妃,老臣已经帮二少爷检查过了,他受的是箭伤,我已经帮他清理了伤口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大夫恭恭敬敬的回答道。

“那就好,谢谢大夫。”月怜寒答谢道。

“老臣就告退了。”大夫低头道。

“语嫣,送大夫。”月怜寒赶紧走到床边。

“姐,你别担心,没事的,不就是一点小伤吗?”月黎轩挑了挑眉。

月怜寒慢慢垂下头,掩饰着眼底的情绪。

“黎轩,我去给你拿点吃的。”月怜寒转身离去了。

月怜寒反手把门关上,一转身就看到几个女子朝自己的方向走来。

“呦,这不是那个叫做月怜寒的女子吗?”月怜寒远远的就听到了那些女人在谈论自己。

月怜寒冷哼了一声,正准备转身离开。

“站住。”月怜寒刚迈出一步,就被人叫住了。

月怜寒早就知道她们会找自己的麻烦,正不想搭理她们,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行了。

“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月怜寒还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些什么来历了。

“你就是月怜寒?月府的那个庶女吗?没想到还有几分姿色。”月怜寒一抬眼,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对面横眉怒对的女人。她长的还可以,偏偏一脸尖酸刻薄的模样,冲淡了她那原本的美丽。

女子充满嫉妒的盯着月怜寒清秀的脸蛋,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,月怜寒都看在了眼里。

月怜寒望着站在这一群女子,绽放出一个浅浅淡淡的笑容,“各位姐姐,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那几个女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没想到站在她们面前的月怜寒竟然这么伶牙俐齿。

女子冷冷的看了月怜寒一眼,眼里带着深不见底的寒光:“你竟然叫我姐姐,而且你也是刚来云裳阁,有些规矩我希望你可以知道。”

“在这里最好给我规矩一点,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还不等月怜寒开口,女子首先开口道。

眼前的女人不说,月怜寒也猜测的到。

“要怎么规矩?”月怜寒故意装作听不懂一般,笑着问道。

“呦,还没有来几天,就成变得这么嚣张了?”那女子怒上心头,上前要给月怜寒下次一巴掌,月怜寒成功躲过了。

“啪。”巴掌声响起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大家还以为为首的女子打了月怜寒,可事实恰恰相反。

“还请姐姐不要忘记了,三王爷在大婚之日说过,我现在是月王妃。”


(←快捷键) 上一章 返回目录 (快捷键→)
游戏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

iOS下载 安卓下载

返回顶部